545 南投縣埔里鎮安四街131號 049-2915055 bo.yo@ecp.boyo.org.tw

對吳大猷院長的懷念

我曾經在中央研究院工作過,所以有機會見到吳大猷院長,院長是我非常敬佩的學者,尤其他很多想法對我有極大的影響。

院長當然會覺得現在的學生不比當年,可是他並沒有太責備學生,他反而認為我們的教育制度該檢討,他以物理係為例,他說物理最近有很多新的學問,所以一個物理系的學生要拿到學士學位,要學很多的東西,可是時間仍然只有四年,所以院長說,學生在大學裡唸書,有如一個人要從一樓走到五樓,因為時間有限,教育界的辦法就是將這個學生用直升機送到二樓,然後在四年內送到五樓,好像這個學生學了不少的東西,而且對新的學問也都學過了,但是根基是不夠好的。

吳院長的這一段話,使得我從此以後一直提倡一切從基本做起,基礎沒有打好,甚麼也不用談,做學問是如此,發展工業也是如此,可惜真正能夠瞭解這一點的人好像仍然不多,教育部非常鼓勵學生在短期內畢業,而且也一再地叫各個大學減低必修課,我聽說院長每天看報以前,先要吃一顆降血壓的藥,如果他現在仍然活著,恐怕降血壓的藥要加重了,因為過去很多電機系的學生電子學要學三學期,現在有些學校電機系的學生只要學一學期,我當然也因此非常懷念吳院長,也很感到遺憾他不在了,如果他在也許教育部不會強調少學必修課。因為打好基礎,仍然是非常重要的。

我們政府現在有一個科技部,前身是國科會,再前身是長科會,所謂長科會就是國家長期發展科學委員會,院長就是創始人,名稱叫做長期發展,其實是很有意思的,為什麼?發展科學不能講究要立竿見影,而應該替國家增加競爭力,很多科學家窮其一生,做一個很特別的研究,最後才有相當傑出的結果,這種科學家絕對不想要在短期內使自己有名,科學發展要講究長期,工業發展更要講究長期。我前幾天見到一位公司的總經理,他們研究一種特別的墨水,長達二十年之久,克服了好多困難,最後成為世界上唯二的供應商。

因此我非常懷念吳院長,他希望我們大家靜下心來打好基礎,他也希望我們要有耐心,不要求近利,哲人已逝,但是他的想法還是相當值得我們重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