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5 南投縣埔里鎮安四街131號 049-2915055 bo.yo@ecp.boyo.org.tw

幫助弱勢孩子 送進大學就好?

最近,很多人表示了對於弱勢孩子教育的關心,這是非常好的現象,但是大家都著眼在升學方式,我認為僅僅注意改變升學方式,不可能幫助弱勢孩子的。所謂弱勢孩子,大家都指那些家境不好的孩子,大家忽略了一個可怕的事實,家境不好的孩子也往往學業程度落後。

如果政府有魄力,就不妨公佈各鄉鎮基本學測的平均成積,我們可以想像得到一些農業縣的山區鄉鎮和台北大安區這種成績上的巨大差距。如果政府願意的話,也不妨探討一下全國低收入戶下一代的學業成就,誰都知道,他們是遠遠落後於富有家庭孩子的。

所以,弱勢孩子的問題不是在於他們能不能經由某種升學方式進入好的大學,即使我們勉強將他們送入了台大電機系,因為他們學業程度不夠好,無法和其他程度高的同學相比,輕則使他們失去了自信心,重則根本唸不下去而被退學。我們好意地幫助了他們,結果可能是害了他們。

美國很多大學都對黑人中學生有所優待,保留了名額給他們,這種做法只能幫助那些程度還不錯的黑人孩子,而根本無法幫助那些學業程度相當落後的孩子。最近,美國的研究發現,不同種族之間的教育差距在縮小之中,但是貧富之間的教育差距卻在擴大之中。

我們教育界一直陷入一個迷思,總認為教育上的問題都只與升學方式有關,只要升學方式改善了,所有的問題都解決掉了,這是極大的錯誤。說實話,這種想法使我們的教育界可以不面對現實。畢竟,改變升學方式比較容易,也會受到社會的重視,也使國人感到政府是關心弱勢孩子的。如果我們想改善弱勢孩子的學業程度,短期之內很難有成效,所以大家就一直在談升學方式的改善。

要提高弱勢孩子的學業程度,當然不是易事,但也不是絕對做不到的。最重要的事是我們沒有對他們為何程度落後做一徹底的分析,就花錢去做一些成效不可能好的事情。假設有一位孩子數學老是考不好,當時他正在學二元一次方程式,於是我們派一位老師去幫他的忙,這位老師在他放學以後,在他旁邊看他做作業,不會的老師會教他做。看來,這已是很好的了,但是事實上,這是完全不夠的,這僅僅是“伴讀”而已。正確的做法是查出這位孩子的數學程度究竟到了哪裡。也許這個孩子連分數運算都不會,不要說二元一次方程式了,恐怕他連一元一次方程式都沒有學會的。正確的教法是要從分數運算教起,將這個孩子的基本算術弄好,否則他不可能在學業上有很好成就的。

我們可以繼續地逃避現實,不管孩子的基本能力,永遠在升學辦法上打轉,我們也可以好好地注意如何真正地幫助弱勢孩子,所謂幫助,不是將他們送入大學,而是提高他們的學業成就。教育界也要瞭解,提高弱勢孩子的學業成就,不能靠伴讀的。

【2012/02/25聯合報】